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上個周末,電視劇《山海情》收官,熱依扎在社交媒體上寫下一段文字,告別這個陪她一同經歷人生重要階段的角色李水花——“謝謝水花,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樂觀堅韌的力量,試著用笑去面對生活的難題,笑著笑著日子就真的好起來了”。

  從《甄嬛傳》里的葉瀾依、《長安十二時辰》中的檀棋,到《山海情》里的農婦李水花,熱依扎每一次角色上的顛覆,都能給觀眾帶來驚喜。

  而生活中,參演《山海情》的過程也見證了熱依扎成為母親后的轉變。她更加珍惜工作的機會,希望給女兒更好的生活,也希望成為女兒的榜樣。

  水花身在苦難中,卻也要苦中作樂

  為什么會被選中出演《山海情》中樸實的農村婦女李水花,熱依扎自己也有疑問,“但沒有人給我一個確切的答案。”

  哈薩克族姑娘熱依扎,從小在北京出生、長大。“雖然沒經過那樣的生存環境,但不妨礙我去塑造這個角色。”她認為,可以從身邊的人和環境里吸取經驗,再轉化成自己的表演。“比如我爸媽那個年代的辛苦,以及我小時候也走過很遠的路,都是可以轉化過來的。”她還講起了自己四歲半時就幫家人打醬油的故事,這些生活中的素材,成了熱依扎觀察和運用的基礎。

  造型和形體可以模仿,方言卻成了她最發愁的部分。但熱依扎一直都是個善于提前做功課和做準備的人,在和導演見面時,她說只要給自己一點兒時間,一定能學好西北話。加上開拍后語言環境的幫助,拍攝過半,她就能自如地運用當地方言了。“一開始痛苦的是,想加一些即興的內容都難,因為你不會說那個詞。”熱依扎只能抓當地人現學。

  比如水花拉著板車拖著殘疾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兒走了七天七夜趕赴金灘村,過程中,她一直操著西北方言說:“快了,快了。曉燕跟著媽媽一起叫:快了。”這句臺詞,是她特意和小演員媽媽學的方言發音。“她一個女人拖著全家和行李,一路上還要照顧大家的起居生活。”熱依扎會幻想很多畫面外的東西,覺得一定要喊出一句給自己加油打氣的話。“即便是身在苦難中,也要苦中作樂。”

  熱依扎賦予了李水花希望,而戲外,熱依扎也正帶著剛出生不久的女兒過著劇組生活,白天拍戲,夜里喂奶,幾乎每兩個小時就要起來一次,她希望兼顧工作的同時盡好母親的責任,“所以我和水花是在相互影響,每一個女性都知道生女兒的責任不一樣,也有責任把孩子帶好。”

  人生大悲時,最難的就是絕地反彈

  李水花是個苦命人,但她卻一直向陽而生,對待生活堅韌積極的態度,影響了很多人。

  劇中,最讓熱依扎感動的是她和永富在懸崖邊,相互表達心意的那場戲,水花的臺詞不多,面對失去雙腿的永富,那句“永富,不管你變成啥樣,你都是我男人。”讓在后期配音現場的熱依扎,感動到落淚,“這個女人太偉大了,她是有大愛的。”

  李水花原本和黃軒飾演的馬得福青梅竹馬,最后因家中變故被父親許給了安永富。李水花無奈之下答應父親,對著父親說完“我嫁”之后就栽倒在他懷里,“這場戲是我加的。”

  拍《山海情》時,劇組在西北農村實地取景,在那樣的環境下,熱依扎也真實感受到了那個年代,沒有路的大山里,這個女孩憑借一雙布鞋的舉步維艱。“她想要逃出去,卻又走回來了,她累了,最后一根弦崩了,她覺得人生就在這里了。我就用了一個最笨的方法,暈倒。”熱依扎說,她期盼著觀眾看到這里能體會到,“人生在大悲的時候,可能會一蹶不振,但最難的是絕地反彈,這是我最想給觀眾看到的。”

  《山海情》就是一群最熟悉的陌生人

  《山海情》云集了很多優秀的演員,熱依扎說,能在這樣的劇組工作特別榮幸,“大家都是彼此成就,你看到的水花好是因為其他演員都好。”這就好像太極,當你把力量給出去,對手能很好地接住,轉化回來的又是另一種化學作用。“比如黃軒拿出一把錢塞給我的那場戲,演的時候真的特別感動,在那么窮苦的地方,這些一定是他攢了很久的錢。我現在看又是另一種感動。”

  包括熱依扎和飾演馬得寶的演員白宇帆有場在蘑菇棚里的戲,馬得寶和李水花說自己干了很多事情,都沒成功,真怕這次又搞砸了。她能明顯感覺到對方突然激動起來,“那不是演的,是真的,感覺他都快要哭了。”還有飾演麥苗的演員黃堯,熱依扎記得兩個人第一場戲就是一起去做飯,也沒排練,直接一遍就過了。“就是特別自然,大家配合起來很舒服。”

  在熱依扎眼里,《山海情》劇組就像一群“最熟悉的陌生人”,尤其是和那些之前本來就認識的演員,比如黃覺,“他生活里是一個潮流人士,我們好久沒見了,在《山海情》劇組見到他,我第一反應是:他怎么一下老了那么多。但其實那都是他演出來的。”

  當每一個對手戲演員都太過真實后,熱依扎就會恍然融入其中,有場群戲,她就因為太過投入劇情,完全沒有聽見張嘉益說的臺詞。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當了媽媽后,再也不知道什么是累

  2020年12月4日,熱依扎連發兩條社交媒體,公開了自己已經升為人母的消息。“之前沒說,是有顧慮的,包括對網絡的擔心。”決定公布時,其實也沒有特別的理由,她只是突然覺得可以說了,“我特別感謝這件事說出來后,大家都在祝福。”

  成為母親,是女人人生路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以前熱依扎經常聽情歌掉眼淚,現在是沒法聽歌頌媽媽的歌曲,“聽《蟲兒飛》都覺得要熱淚盈眶了。”

  另一方面,就是她更加珍惜工作的機會,“說個最實際的,我希望給女兒一個更穩定更好的生活環境。”所以她最近常和公司同事說,“我不怕累、不怕辛苦,什么是累?不知道!”

  《山海情》是熱依扎生完孩子后接演的首部作品,剛坐完月子就進組了,而且還是一部在西北戈壁上拍攝的農村戲。“是不是很辛苦?”“是,但誰不辛苦呢?”

  熱依扎說,《山海情》從頭拍到尾自己沒喊過一句苦,她感謝劇組對她的照顧,“幾個小時就要吸一次奶,大家還得配合你調整拍戲時間,誰都不是應該的,所以我特別感謝他們。”彼時,熱依扎還沒有公開生孩子的消息,劇組對她的保護也非常周到。這也是為何,在《山海情》開播發布會上,熱依扎說到感謝劇組能接受她一個哺乳期女性時幾乎落淚。

  談及眼前,熱依扎說,她只希望能在孩子三歲之前多拍戲,多掙錢。等女兒三歲后上幼兒園了,反而要減少工作量,這樣就能經常見到她了。“可能無法做到每天去幼兒園接她,但能經常出現在她面前,她肯定會很開心的。”

  (記者:張坤玉 人物攝影:郭延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