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

  注意到了嗎?《覺醒年代》李大釗的衣服很特殊

  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優秀電視劇展播劇目《覺醒年代》目前正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綜合頻道熱播。作為一部首次全景式反映建黨進程的電視劇,該劇集中反映了風云變幻的時代中,中國共產黨建黨初期所進行過的種種探索,無數個曾經在歷史課本上出現的人物在電視劇里變得鮮活。

  導演張永新日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他渴望通過這部作品,發自肺腑地表達百年前中國最優秀的年輕人們,是如何用精神的覺醒,生命的捍衛,令中華民族的精氣神薪火相傳。他希望《覺醒年代》能得到更多年輕人的認同與思考,“我不敢奢望這部戲藝術實現上有多高,但我希望觀眾能看到我們認真的態度。做到這一點,我覺得就已經足夠了。”

  截至目前,該劇豆瓣評分8.7,中國視聽大數據(CVB)位列黃金時段電視劇單頻道收視首位,諸多觀眾發表長文贊許該劇藝術細節、歷史表達。

該劇展示了中國風起云涌的關鍵年代。該劇展示了中國風起云涌的關鍵年代。

  歷史人物忌干癟,力圖“不虛”“不拘”

  時間追溯到2017年,當該劇總制片人劉國華拿著《覺醒年代》的劇本找到張永新,張永新是“婉拒”的。該劇描繪了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國共產黨創始人的群像,也貫穿講述了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中國共產黨成立等多個國家歷史大事。這個題材太過宏大,張永新擔心儲備不足,沒有能力完成它。

  創作的過程是艱難的。如何駕馭真實歷史事件與影視化間的平衡,首先考驗創作者對重大歷史題材的把控。從新文化運動中新與舊的博弈,五四運動、中國共產黨即將成立,到《新青年》雜志的歸宿, 43集的故事都以《新青年》作為貫穿線索,讓所有歷史事件、思想流變被一本時代與思想的代表作完美串聯。

  而為了避免將重大歷史題材拍得“假大空”,創作之初張永新就強調《覺醒年代》要竭力尋找兩個方面的表達——堂堂正正的宏大敘事,以及人物的藝術。“堂堂正正”,即光明工整地重現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和中國共產黨成立過程。

螞蟻代表了什么,是導演留給觀眾的思考。螞蟻代表了什么,是導演留給觀眾的思考。

  “人物藝術”,則指的是對真實歷史人物群像的塑造。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周恩來、蔡元培、胡適、魯迅……每一個人物單拿出來,都可以寫出半部民國史,創作稍有不慎就會令歷史“變形”。因此在拍攝前,張永新帶領主創不僅查閱了大量史實資料,進組后還隨身攜帶了李大釗、陳獨秀、胡適的文集共幾十本書,試圖挖掘每一個歷史背后立體的人像。“我們要千方百計塑造出一個個活生生的人,涉及性格里的多面性,不避諱家庭生活和性格瑕疵,而不是只表現這些人物的高光時刻,要讓他們有血有肉的人的形象躍然熒屏。”在張永新看來,如果人物塑造是干癟的,觀眾則無法生動地感受、接受這些歷史人物的真實。

  正是在以真實歷史為依托的基礎上,以“不虛”和“不拘”作為辯證統一的創作理念中,《覺醒年代》才能成為一部真實、生動、工整的歷史作品,“我們特別渴望這種付出能得到觀眾的認可。”

  李大釗衣服都是粗線條的

  張永新以于和偉舉例。于和偉無論是身高還是狀態,和陳獨秀均差距較大,“但我們追求的是神似而不是形似。當然形似也是考慮之一,但我們主要看中精神上能否看出來我們所要表達的角色塑造。”對于未起用“特型演員”,張永新如是解釋道。

蔡元培、魯迅、陳獨秀同框。蔡元培、魯迅、陳獨秀同框。

  劇中扮演李大釗的張桐也與歷史上的人物差距較大,例如說身高落差,但張永新在邀請張桐的時候強調了一個“塔”字,“燕趙慷慨悲歌之男兒,像一座塔一樣,矗立在畫面中,從這個角度講,他的身高不是劣勢,反而是優勢。”張永新透露,劇中所有涉及李大釗的衣服都是粗線條的,和站在另一面的胡適合體的衣服截然不同,“大釗先生平生生性簡樸、豪邁,我覺得演員的形與神,應該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到底似與不似,這是我們的創作初衷。”

  而演員馬少驊,過去他更多以鄧小平、孫中山等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此次飾演蔡元培,為了實現神形兼備,他不僅努力減肥,還自費跑到蔡元培的老家紹興去參觀故居和蔡先生紀念館,并與其中的工作人員聊天、做筆記。

  為了更徹底地投入角色,馬少驊還和張永新達成了“不成文的約定”:戲內外見面打招呼時,都行民國初年的鞠躬禮。而后,于和偉、張桐等演員也不約而同加入其中;待殺青前,全組所有人,甚至場工、化妝組的工作人員,每天見面時也用鞠躬代替了握手寒暄,“所有人在心里都形成了一種肅穆感、尊嚴感。”

  ——拍攝細節——

  《挑滑車》鏡頭僅幾秒,找遍會唱小生戲女演員

  《覺醒年代》中有這樣一個細節:李大釗在街上撒傳單時,身后的劇場里有諸多女扮男裝的戲曲表演者唱著京劇傳統劇目《挑滑車》。這個鏡頭僅幾秒,劇場原本找了幾位男小生客串,但為了符合該時期大量坤角唱京劇的歷史記載,劇組找遍了會唱小生戲的女演員。

  嚴謹工整呈現歷史細節,是《覺醒年代》的追求。拍攝前,張永新曾收集大量資料彌補知識盲區,他要求自己不能被任何人問住。例如劇中出現的書籍雜志哪些是豎版,哪些是橫版;19世紀初葉的爐子是什么樣的,牙刷、牙粉是什么牌子;電影放的是什么內容,電影招牌怎么寫……劇組都要求證。包括劇中出現的鉛筆、暖水瓶,什么時期流入中國,劇組都專門邀請了歷史專家指導,“中國自產鉛筆出現在20世紀30年代,但實際上19世紀末期歐洲的鉛筆就已經進入國內了。這些時間細節我們必須讓道具部門精準掌握。”

該劇的鏡頭語言、細節刻畫等讓觀眾信服。該劇的鏡頭語言、細節刻畫等讓觀眾信服。

  在張永新看來,雖然很多細節在劇中只出現了幾秒,甚至幾十幀,但他以為,真實歷史意境的營造離不開每一秒的點滴刻畫,“對那段歷史的回望,我們希望做到力所能及的精準,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慢慢便會形成一個大的真實感,讓觀眾相信這個故事。”

  細節1:

  1:1復刻初版《共產黨宣言》

  中國第一部《共產黨宣言》是陳望道先生翻譯的,但據歷史記載,第一次印刷的版本卻把書名印錯了,直到一個月后在加印本中才得以更正,重新印刷,內文中的一些錯別字也得到改正。《覺醒年代》不僅在陳望道蘸著墨水吃粽子的情節中,還原了錯版的歷史細節,美術部門還1:1復刻了初版的《共產黨宣言》。

  此外,劇中也出現了大量民國時期的報紙。據張永新透露,這些報紙都是美術部門在一個小縣城里找的比較厚的新聞紙,用原始的印刷機重新印刷的,而非復印的,因此實際質感和當年的報紙幾乎一模一樣。

  細節2:

  從河北運來“京城黃沙”

  在《覺醒年代》第三集,已成為反袁斗士的李大釗從日本返回中國,黃沙漫天的北京城里,窮苦的老百姓正在挨餓,以糟糕的天氣烘托了中國風雨飄搖的歷史情境。據張永新透露,在歷史記載中當時的中國北京城也確實常見這樣的黃沙天氣,因此制片部門特意準備了四臺鼓風機吹沙土,以還原黃沙漫天之下的故國首都。

  但第一次拍攝是失敗的。橫店下了三個月的大雨,空氣都是濕漉漉的,沙土里混有的大量水泥都被固化,所有演員服裝、妝容瞬間毀于一旦。當晚,制片部門趕緊連夜開會,在全國各地尋找可代替材料,既能塑造黃沙漫天的效果,又不會傷害到表演道具。最終,劇中使用的材料是在河北張家口尋得的,工作人員將一車車黃土千里迢迢運到橫店,后經過了四次過篩,才實現了成片中的拍攝效果。后來一位女演員跟張永新說,第二天早上吃飯的時候嘴里還有沙子顆粒。“但這樣的做法形成了很不錯的視覺效果。沙子和駱駝的駝鈴結合在一起的時候,這就是我們心目中的民國時期的北京印象。”張永新說。

  (來源:新京報 記者:張赫 編輯:佟娜 校對: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