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軼和郭麒麟劇照。宋軼和郭麒麟劇照。

  一部講述出身微寒的寧毅(郭麒麟飾)入贅布商蘇家當上門女婿,幫助妻子蘇檀兒(宋軼飾)執掌門庭、創業經商的古裝輕喜劇《贅婿》熱播,成為今年開年第一部口碑劇。同時,該劇貢獻出一對熒屏CP郭麒麟和宋軼。日前,新京報記者專訪該劇導演鄧科,對于如何營造出這對甜蜜的熒屏CP,鄧科表示,“撒糖”并不難,但是他反對為了撒糖而撒糖,“《贅婿》在拍的過程當中非常克制。”

  撒糖:現場臨時加吻戲,都是演員自然反應

  郭麒麟和宋軼在劇中飾演的這一對小夫妻,成為今年開年第一對熒屏“CP”。蘇檀兒是商業奇才,自幼展現不俗天賦,性格好強;寧毅樂觀聰明,有著層出不窮的奇思妙想,對蘇檀兒“女性創業”大力支持和理解。夫妻搭配,開局拿著一家店鋪,結局拼成江寧首富,一路不僅升級打怪,還順便在結婚之后談起了戀愛。

  對于如何營造出這對甜蜜的熒屏CP,鄧科表示,“撒糖”并不難,但是他反對為了撒糖而撒糖,人物關系明明沒有到那個程度,非要去壁咚,這就僅僅是“工業糖精”。《贅婿》在拍的過程當中非常克制,“觀眾之所以會感覺到甜,是因為這兩個人物真實,他們每一個反應都是人物狀態到那兒了,兩個人不得不親那一下。所以他們親了后產生了微妙的化學反應,這種真實可以被觀眾Get到。”

  培養演員的CP感,鄧科說,主要靠引導。比如蘇檀兒親寧毅的那場戲,蘇檀兒從濮園詩會回來,寧毅給她做刨冰,因為在濮園詩會寧毅幫了蘇檀兒,那是他的高光時刻,展現了男人的擔當、責任感,蘇檀兒是心動了,所以她才會冷不丁地親了寧毅一下。這場吻戲是拍攝現場臨時加的,當時宋軼問了鄧科很多問題,比如自己怎么過去親,親哪兒,親的時候狀態是怎么樣的。“這些在我看來不是演員不愿意去演,而是需要導演給她很多心理的安全感。”鄧科說,好的演員是導演給了他(她)一個空間,他們可以自然在這個空間里生長。“所以當他們倆親完了,我給他們倆這個情境之后,宋軼走回到書桌前面,郭麒麟轉臉看她,她害羞地拿著書一擋,寧毅看到之后愣愣的表情,這都是兩位演員自己在那個情境下,他們自然生長出來的東西,非常的鮮活。”

  演員:拍出郭麒麟“狠”的一面

  當《贅婿》官宣演員的時候,郭麒麟出演寧毅,很多書粉認為他并不貼合原著里的寧毅,小說里寧毅是個閑散儒商,郭麒麟身上則自帶喜感。對于郭麒麟的選擇,鄧科表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對于寧毅形象的想象,而無論由哪個演員來演,人物身上也一定會出現這個演員的影子。

  在鄧科跟郭麒麟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鄧科說,自己不會去拍郭麒麟喜劇那一面,因為郭麒麟的喜劇是全國人民都熟悉的元素,他更多地想拍出郭麒麟“狠”的那一面,“因為觀眾從來沒有把郭麒麟跟‘狠’聯系在一起,郭麒麟在《贅婿》之前的標簽都是乖、禮貌、可愛、謙遜,這些詞匯。”鄧科說,他希望保留郭麒麟身上70%的既有屬性,也就是他的喜劇層面,那是他駕輕就熟、擅長的表演風格,另外30%是加分項,所以他們一起規定了寧毅的一些說話語氣、眼神,還有他發狠的狀態。“寧毅這個人物的狠肯定不是像極端分子一樣,不是用暴力的手法攻擊別人的那種狠。他只是做事有自己的底線,一旦他的底線被碰觸到,他反擊的時候絕對會不留余地。所以劇中最狠的一段情節是烏公子攻擊了寧毅的朋友,欺辱他的妻子,所以他進行了反擊,他說‘起風了,那烏家就破產吧’。然后,他做到了讓烏家破產,這是寧毅的狠。”

  故事:寧毅“逆襲”最先吸引導演

  “贅婿”也叫做“倒插門”,在古代放棄姓氏“嫁入豪門”的贅婿往往是躺在社會食物鏈的底端,在《贅婿》故事中,郭麒麟飾演的寧毅就是這樣一個被要求遵守男德、相妻教子的“贅婿”。劇中,女主角蘇檀兒是千金大小姐、家族產業的繼承人,對經營管理有自己的思路,性格果敢大膽,人設上類似“霸道總裁”。而男主角寧毅則更像是“灰姑娘”,對于他的“入贅”,一開始沒有人看好,但蘇檀兒為了能夠讓自己的事業自由,堅持這個選擇,此后寧毅利用自己當代人的生活經驗,在做生意上屢屢開掛,成功“輔佐”了蘇檀兒。

  《贅婿》原著小說是起點中文網的男頻大IP,連載時間長達十年。導演鄧科坦言,《贅婿》確實是一部非常“爽”的作品,但最先吸引自己的并非“男頻”這個點,而是主人公寧毅的“逆襲”之路,“贅婿”本來就是在那個朝代里面地位最低的人,而寧毅能把個人與婚姻的成長,再到個人與朝廷、個人與時代的成長聯系到一起,從小小贅婿,成長為胸懷天下之人,本身這個故事就具有非常大的格局。

  人物:男主光環沒“搶”女主戲份

  《贅婿》開篇,女主角蘇檀兒的性格鮮明、突出,“誰說女子不如男”的性格設定非常具有現代意識,身為女兒身,經營管理家族生意,她經歷著周遭的重重非議,但蘇檀兒性格倔強,堅信自己有能力撐起這個家,頗有一些當代大女主的氣質。但從掌印爭奪結束到皮蛋生意開始,寧毅的戲份和權重逐漸上升,去男德學院可以認識當朝宰相與駙馬,隨手救了一個落水的人就是隱藏花魁,做皮蛋生意也能風生水起,搞加盟、開飯館,不僅一步步將布行生意聯系在一起,甚至也因為下棋遇知己,收到了入朝為官的邀約。

  從“大女主”轉向“大男主”,金手指大開的寧毅是否帶著主角光環“搶”了女主角的戲份?對此,鄧科并不這么認為,在他看來,寧毅跟蘇檀兒是一個團隊,他倆一定是各擋一面,寧毅從現代穿越到古代,他的強項是思維碾壓那個朝代的人,他的眼界肯定是超前的,所以他會在做生意、做決定的重要時刻起到擔當作用。而蘇檀兒強的地方是她的技能,她能染出那個時候最好的暮云紗,她在織布上的造詣能夠藐視所有人。“他們一個有技藝,一個有眼界,兩個人組合,最終讓蘇家成為了首富。”

  說到“金手指”,鄧科表示,寧毅在劇中的設定肯定是做什么都成,因為他是一個從當代而來的“金融大拿”,“所謂的‘金手指’并不是一個很新鮮的概念,它就是戲劇上的高潮場景、主角的高光時刻。在這部劇中,我們把這些場景之間的節奏做得更緊湊了,大家感覺寧毅好像開了金手指,其實是劇情濃縮了這些高光時刻。”

  細節:“男德學院”并不是為了討好女性觀眾

  在原著小說里,寧毅過來就是贅婿了,但劇集則詳細鋪陳了贅婿“嫁人”的經歷,穿紅妝坐花轎、被撒紅棗桂圓、跨火盆等,給網友科普了一番“贅婿”入門步驟。譬如贅婿的身份低下,必須送到“男德學院”進修,把男權社會對女性的種種要求,全部用來要求贅婿。劇中犯錯的贅婿要進入男德學院學習,要熟讀《贅婿經》,需唯妻命是從,還要忍受老師不合理的懲戒。

  作為一部男頻小說的改編作品,這些情節的設置添加是否在給女性觀眾制造爽感?在鄧科看來,創作者并不會刻意持有男性或女性思維,因為“贅婿”地位的特殊性,希望《贅婿》這個體系中有一些能自圓其說的元素,包括寧毅入贅后的禮儀,坐花轎、跨火盆,入贅后第二天怎么端茶送水,“為了讓這個故事更真實,所以設計了我們的世界觀在這個故事里面。初心并不是為了去討好女性觀眾,我們希望傳遞男女平等、夫妻平等的價值觀念。”

  風格:不希望通過演員的表演去引導觀眾發笑

  按原著風格,《贅婿》有著商戰底蘊。但劇版中,這些“硬劇情”都被融入在喜劇的風格中推進。除了演員的表演,劇情推進中的各種細節也充滿了喜劇感,比如對于寧毅來說,在古代搞商戰可以借鑒的樣本太多,停車位、外賣服務、加盟商、會員入籍,這些現代商業詞匯,跨越時代就是商場上的錦囊,帶來的反差也引得觀眾會心一笑。

  鄧科坦言,《贅婿》的拍攝確實面臨到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選用了很多不同表演體系的演員,比如郭麒麟和他的德云社表演體系,耿護院的扮演者王成思是開心麻花的,蘇文興的扮演者劉冠麟有很濃烈的東北喜劇表演色彩,烏啟豪的扮演者戴向宇代表作品是《小娘惹》,這些演員的喜劇體系都不一,“進組之后,很重要一點就是他們的表演統一到一個調性上來,大家都要收著演。”鄧科表示,他不希望通過演員的表演去引導觀眾發笑,那叫咯吱人,“我希望的喜劇效果是一種黑色幽默,通過劇情的發展產生的一種笑料。”

  (記者:劉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