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張哲瀚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告別周子舒。昨晚,張哲瀚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告別周子舒。

  3月23日晚,熱播劇《山河令》超前點播正式收官。劇中飾演周子舒的張哲瀚,以一場哭戲告別了這段友情,只留下一句“江湖,再見”。

  雖然憑借新劇斬獲了不少粉絲,但相比五年前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還略有青澀,如今面對高人氣帶來的“流量”,張哲瀚依舊保持著一貫的耿直與坦誠,只是多了幾分沉穩,更平和,也更成熟了。“我覺得這終究是會過去的,只是在人生的某一個時期,要經歷的一些東西而已。”

  雖然對于表演的野心他從未放棄,但現在的張哲瀚并不渴求急于知道自己的未來,感受當下,足矣。

張哲瀚。藝人供圖張哲瀚。藝人供圖

  看到龔俊被掐后的表情,半夜笑醒

  《山河令》播出后,張哲瀚也跟著網友一同追起了劇,每看幾集,他都會發現一些當初拍攝時即興演繹的橋段。劇中,張哲瀚與龔俊的對手戲很多,這樣的即興瞬間也更多發生在二人之間。第27集中,周子舒(張哲瀚飾)和葉白衣(黃宥明飾)對峙,溫客行(龔俊飾)前來相助,最后兩人都受了重傷,待葉白衣走后,兩個人相扶而起那場戲,原本劇本里面并沒有過多展現。周子舒讓溫客行拉自己起來,溫客行調侃他武功這么厲害還起不來,邊說著邊去拉他,“我故意沒起來,又反過去調侃他,這么厲害,怎么連我都扶不起來。他攙扶我時,我說我肩膀都碎了,這些都是現場加的臺詞。”

  拍那場戲時,張哲瀚和龔俊已經有了默契,所以配合起來無需刻意設計,都能接住對方的臺詞。

  而張哲瀚也意外發現了劇中一些有趣的小細節。前兩天,他看到一場戲,講的是溫客行把藥材撒在了周子舒頭上,周子舒白了他一眼,還掐了溫客行一把,原本張哲瀚沒覺得有何不妥,但追劇時才發現龔俊疼痛的表情似乎過于真實,還有他幾乎要跳起來的動作。仔細回憶,拍那場戲時自己好像確實掐得有點用力,“我看了好幾遍,他表情太真實了,真的好笑,半夜都笑醒了。”

  曾幻想家中擺滿獎杯,是肯定是榮譽

  即便到了如今,接機的粉絲、社交媒體上的留言如井噴似的涌進來,但張哲瀚始終不覺得現在的自己“特別火”。異樣的感覺,僅僅來自于身邊的朋友,很多平時關系雖然很好,但沒事不會聯系的好友突然開始跟他要簽名照。

  “我從來都不相信‘一夜之間’(爆紅)的事兒,天上不會掉餡餅,而且老天永遠是公平的,哪怕天上真的掉了餡餅,不屬于你的,吃了也會壞掉。”

  但此時的張哲瀚必須接受被更多人關注的現實,對他而言,最大的改變就是間接失去了“自由”。即使是去吃個宵夜,也會被人追著,幸好現在喜歡的運動是打高爾夫球,環境還算私密。“我覺得這終究是會過去的,只是在人生的某一個時期,要經歷的一些東西而已。”

  但他對表演的野心始終都在,“我的目標就是拿最佳男演員獎。”在張哲瀚看來,獎項不完全等同于獲得別人在專業上的認可,“更多是一個榮譽”。

  他說,有時自己會幻想,家中擺滿各種各樣的獎杯,“看著獎杯,回憶起自己做過的事情,和那些精彩的人生瞬間,跟別人講起來也有憑有據的。”

  沉迷高爾夫,從中參透人生哲學

  去年疫情期間,張哲瀚和大多數人一樣經歷了一段在家“待業”的日子。期間,他嘗試過自己做菜,但一直不盡如人意,“翻車”現場連連,這也是為何粉絲喜歡送他菜譜,助他精進廚藝。此外,他還多了一項除做菜、斗地主、騎行之外的新愛好——打高爾夫球。

  “我覺得高爾夫是一項需要思考的運動,它蘊含了很多人生哲理,而且只關于個人,不牽扯到別人。”

  前幾天,張哲瀚還和朋友聊到同一個話題,“你只要減少犯錯,就可以打得更好。你看,這跟做人是同一個道理。”一說到高爾夫,原本話不多的張哲瀚突然滔滔不絕起來。都說高爾夫是一個人的藝術,“它不像別的運動,需要所有人配合。高爾夫的每一桿都要靠自己打出去,打不好,也不能怪別人。”

  五年前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被問到自己最大的缺點是什么,張哲瀚曾說:有時太固執,容易鉆牛角尖。而打高爾夫,恰好能夠幫他自省和磨煉心性。“一桿打壞了,下一桿就要快速調整過來,就好比人生,這個階段我做得不是特別好,就要先把不好的心態放下,做好下一階段。”

  張哲瀚說,以前總是一根筋,沒打好,想進球,這樣只會更吃虧。而他的短期目標,就是希望今年可以打一場業余比賽,明年打一場職業比賽。

  新京報:追劇時,會和龔俊或其他演員隨時交流嗎?

  張哲瀚:我們有一個群,大家看到有趣的都會在群里說一下。

  新京報:會開彈幕嗎?

  張哲瀚:會,我習慣開著彈幕邊看大家評論邊追劇,尤其在看自己的作品時,我可能更多是在看彈幕。其實我之前很少看電視劇。

  新京報:有粉絲送菜譜,還有送軍體拳教科書的,你收到最無厘頭的禮物是什么?

  張哲瀚:我沒覺得有很無厘頭的,粉絲送這些都挺可愛的。

  新京報:現在這么喜歡高爾夫,拍戲的時候如何解饞?

  張哲瀚:我會在屋里弄個MINI高爾夫模擬器。

  藝人供圖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這幾年性格上最大的改變是什么?

  張哲瀚:心態上平和了一些吧。

  (記者:張坤玉)